废物型选手。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
特别喜欢priest。
我4mxtx黑鸭。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叶修叶秋生贺

05.29.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ooc。私设有。
叶修生贺从叶秋角度写,叶秋生贺从叶修角度写。

叶秋

我叫叶秋,有个同卵双胞胎哥哥叫叶修。
我最近回家老是看见他守着电脑玩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
我说,你玩游戏啊。
他说,是。
我没再问。
又过了好几年,他还是在玩这一款游戏。
我说,  你不腻吗。
他说,既然喜欢,就不会觉得腻。
我说,哦。
暗暗在心里叨,  到时候被老爷子打死不关我事。
只是人怂不敢说出口。
然后我说,老哥,你干嘛不娶了荣耀当媳妇儿呢。
老哥回我,哟叶秋,想早恋啊?小心我告诉老爷子。
我: exm? ?不不不。
我和哥哥虽然是同卵的亲兄弟,但是脾气却不一样。
我哥是那种可以,上天入地吞云吐雾的叛逆小孩,我是乖巧稳重可爱的乖孩子。
其实你尽可以信我我一点都没有厌倦的心理,可惜事实是我有。
家里的每个人都期望着我成绩好未来光明有钱有车有房有媳妇儿,可是我很想问一句你们是不是没听说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虽然我这么小年纪就考虑娶媳妇有点早。
嗯总之我想表达的就是我要离家出走。
别拦我,我行李都收拾好了,棒不棒。
但是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没错我哥就是那个程咬.....金。
人生第一次想要骂人。
他灿烂地笑着,拖走了我的行李。
然后潇洒地翻墙,走了。
临走前,他说,叶秋啊,你会翻墙吗你,还想着离家出走。
我一想,哦凑,老子还真不会翻墙耶。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仇恨我哥。
过了两三年,我听周围的人问我,叶秋啊,那个玩荣耀特别厉害的是不是你啊?
我:?? ?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我哥拿走了我的身份证。
然后我开始关注起我哥。毕竟为了我那被我哥拿走的身份证和行李哀伤了老半天,总不能白白让身份证与行李过上难受的日子。
他是嘉世的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操纵者,带领嘉世拿到了三个冠军。
我突然发觉我哥前途无量啊。
想了想,打了个飞的去了H市的嘉世俱乐部。
门卫一脸疑惑加惊恐地拦住了我,说,叶秋大神呐,你不是在里边训练吗咋跑外边来了...
我哭笑不得,解释道,我不是叶秋。
然后突然发觉,我不是叶秋那谁是叶秋。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总之,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进到了嘉世内部。
以及我那个混账哥哥?真的很欠。
等到了集训结束,老哥吊儿郎当地叼根在那晃荡晃荡,我等俱乐部的人都走尽了,喊了他一声。
“混账叶修! ”
mmp老子就叫你叶修老子不管你就是叶修我才是叶秋。
噢气死我了。
老哥在云雾中应了一声,哦,叶秋啊。你就不能对你哥尊重点吗。
我一把夺下他的烟,说,你们不是不准在俱乐部里面抽烟吗。
老哥说,你咋知道的。
我会告诉我哥是门]卫大叔向我哀求说让我把我哥给劝戒烟吗。
我说,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老哥说,我过得好不好你不会看吗。
我说,电视上是看到了,但是实际呢。毕竟亲兄弟,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老哥把我抢过来的烟又夺了回去,  继续修仙,在烟雾中我看不见他的神情,“还能怎么样呢,粉饰太平呗。”
我沉默了。
看这样子,老哥是跟队里的人相处得并不好吧……
老哥表面的光鲜下面又掩藏着些什么呢,我想。
我说,哥。
我想说,哥,既然过得不好,你就回来吧。
老爷子想你了,虽然表面不说但心里可念叨着呢。
妈也特想你,你出走那阵她天天都在哭呢。
我也很想你。你在外面过得不好就回来,家里随时欢迎你。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可是,到最后,我什么都没说。
我跟老哥道别,只说了一句。
“保重。”
老哥在烟雾缭绕中淡淡地回了我一个笑。竟少了几分少时那种总是挂在嘴边与笑一齐蹦出来的淡淡嘲讽。
我看见了呢。

然后他败了。
曾经三连冠的嘉世败了,一个劲地走下坡路。
辉煌都已经成了历史。
还有啊,这下坡路已经不是走着下了,是跑着下了。 我想问我哥。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这就是你坚持的吗?
然而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哥从小就挺倔,他决定的事就是千军万马来拉都拉不回来。
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哪怕头破血流他都不会后悔。
我作为他的弟弟,什么也做不了,能做的就只是给他一些他感受不到的支持。
  三
老哥退役了。
他还是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即使他宣布退役。
该怎么说呢。
虽然我哥没顶着个我的名字到处张扬但是我此时更希望他还是顶着个我的名字去蹦达。
人啊,真复杂。
  四
老哥又回来了。
我就说嘛,他这人就死不了。
他可是要娶荣耀当媳妇儿的人呢。
他还没玩够荣耀呢,怎么可能去退役呢。
突然想仰天大笑。
  五
老哥拿了个冠军。
我跟他说,恭喜。
老哥说,我冠军,厉害不。
我说,好好好你厉害。
暗自窃喜,我哥终于不用我的名字在那里张扬了。
哈哈哈哈。
然后,我哥又退役了。
  六
过了十几年,一个人终于敲开了家里的们。
“我回来了。
我说,欢迎荣归故里,以及快把我身份证还我。
老哥说,叶秋,你还担心我把你身份证丢了不成。
我说,你这么丢三落四,我不担心才怪了。
我在心里说,当初老头子还以为你要把你整个人儿给丢了。
但总归还是没丢了。值得庆幸。

是的我哥确实是退役了.....
但是联盟的那个冯秃不给呀。
不是要搞那个世界荣耀联赛嘛,然后冯秃呢给老头子打了个电话,就是说呢让我老哥当国家队的领队飞去苏黎世打比赛弘扬我大中华的国威报效祖国云云,于是我哥又这么回去了。

记者向即将上场的国家队打气。
老哥朝着镜头莞尔一笑,说,中国队冠军拿定了。
我想,老哥啊,  你至少也得发扬一下中国传统的谦虚美德啊,你可是面对着全世界呢。
不过这话我赞成。

老哥举起了奖杯,朝着世界张扬地笑着。
“中国队是冠军!”
  十
看着电视.上依旧骚包的老哥,我想起了他说过的话。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愿我哥那混蛋与荣耀白头到老,啊呸,愿他的传说永远不败。
 
“你经历过的峥嵘是我的骄傲。
 

叶修
我叫叶修,有个同卵胞弟叫叶秋。
好吧我跟我弟弟简直就一个天一个地,顺便说一句我是天我弟是地。
我当个叛逆小孩我弟当个乖孩子我在那装逼无数我弟在那里天天向上。帅不帅。
总之亲戚都很喜欢我弟,然后都夸我弟,然后跟我说,叶秋啊,好好学习你哥哥,看你哥哥多棒啊。
我:???我就是叶修啊?你把我整成叶秋去了?
好吧,除了老爷子和我妈以外,没人分辨得出我和我弟。
等亲戚都走了之后,我跟叶秋说。
喂老弟啊,多学学你哥哥,瞧你哥叶修多棒。老弟说,哦。
我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估计是在骂我。
我弟说,你才知道啊。
我想,引得我弟都嫉妒我,果然是哥长得太帅以至于天理不容了吗。
不知道为啥,我弟想离家出走。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是凭我的第六感感觉出来的。
好吧说句老实话,其实我觉得我弟的压力太大了。
我是长子,一切本应我来承担,但是因为我这人天生就不爱这些,只好让我弟来肩负。
在私底下我对我弟还有些愧疚。  因为他去做了本应是我去做的事,去全力以赴完成了他本来完不成的事。
我想问,你累吗。
但是我没有问。
就像我弟知道我脾气倔,我也知道我弟的任何事都是喜欢藏在心里的,  不开心的事只会自己去解开那个结,不需要我去帮他。
我们彼此之间心照不宣,  这是我们兄弟的默契。

我弟啊,果然是准备离家出走。
于是我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拿走了叶秋的行李,  无比帅气地翻墙而去。
也准备出走的叶秋望着站在高墙的我,一幅很想大叫却又不敢叫的样子,惹得我不禁想笑。
我回头朝叶秋瞅了一眼,说,叶秋啊,你会翻墙吗你,还想着离家出走。
叶秋怔了怔,反应过来。
我看着他那反应,忍俊不禁,然后悄悄地溜了下去。
“嘿,叶秋,你加油。”
我靠着墙说,叶秋在墙的另一边,听不见。

沐秋对我说,叶修,你弟弟对你的影响是不是很深,为什么你总是提到他呢?
我说,大概是很深吧。
确实很深。
从小我弟弟就很努力,一直在努力地超过所有人,努力完成一些不应由他去做的事,去结交一些他不能过早接触的人,拥有过早成熟的心。
我知道我弟弟很厉害,虽然比不过我,但他所作出的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
沐橙问我,叶修哥,你和叶秋哥哥的关系是不是像我和哥哥那么好啊?
我发觉我不知该怎么答。
我和弟弟很少说过话,互相说过的也不过是一些打诨的啊客套的啊什么的,基本都是很少说那些我爱你你爱我的话,因为我俩都认为这太肉麻了。
但是叶秋知道,我也知道。

我没想到叶秋竟然跑兴欣这边找我来了。
老板娘看着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有点懵圈。
我人生第一次觉得莫名尴尬,头一回,信哥。
叶秋低声问我,这几年你玩得开心吗。
我说,挺开心的。
叶秋就瞪了我一眼,你开心老头就不开心了,  还有妈天天在那哭呢。到时候你回去时老头子不打死你才怪。
我说,叶秋,你看你哥从小怕过谁,有怕过老头子吗。
叶秋说,好好好,但是你呢,玩得倦了就回家吧,随时欢迎你。
记住啊,累了就回家。叶秋又重复了一遍。
然后走了。
  六
虽然叶秋来的时候是开着个豪车逼逼逼地过来的,还穿着个西装怪精神,人模狗样啊呸光鲜亮丽的,但是他也做出了许多努力吧。
哪有人不努力就混得人模人样的呢,除非你在做梦。
我的弟弟啊,肯定也是付出了许多,跌倒了无数次,爬起来继续跑直到混成现在这个模样。
这些东西,本应是我去做的,但是叶秋帮我做了这些我不想去碰的事,但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去做。
我在荣耀里头过得牛逼轰轰,我弟在职场中跌倒爬起。
我尽情地在荣耀里面发挥我的天赋,去追求我的信仰我的梦想,我弟弟却在各种勾心斗角中做着他可能也不愿意去做的事。

我拿了个冠军,然后借了沐橙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叶秋。
我说,哥又拿了个冠军,厉害不。
叶秋隔着电话有点吸溜着鼻子,有点含糊地说,好好好,你厉害。
我说,你很敷衍啊,哥这可是第四个冠军了,厉害不。
叶秋说,哦,那你还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
我说,叶秋,我要回家了。开不开心啊,回到家让哥抱抱你。
叶秋说,抱你个头。不过,欢迎回家。

我退役了,然后回到了北京的那个久违的家。
我一进门,叶秋就又吸溜着鼻子跑进屋里去。
我说,叶秋你不会激动到看到我就哭了吧。
叶秋说,哭个头,我感冒了。
老头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挥着个拐杖就想打我。
妈看见我眼泪就哗哗往下掉,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
嘿,我回家了。

我去参加了世界联赛。
又拿了个冠军。
我抱着奖杯,身边是十三位战友,我的弟弟叶秋隔着屏幕笑着看着我。
我笑得很开心。
叶秋,哥厉不厉害。你也要加油,像你哥哥那么厉害啊。

举起奖杯,我想起的是我回家那天叶秋跟我说的话。
叶秋说,你喜欢荣耀对吗。
我说,我不喜欢会离家出走去打荣耀吗。
叶秋朝我笑了一下,我知道,当初我就知道。
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老头子和妈,但是最后我没有。
因为老哥你呀,难得让你喜欢的事情不多,既然你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那你就去做吧。
我当时想,只要你日后想起这件事不后悔就好了,至于老头子要你去干的事我去干就好了。
我突然鼻子一酸,说,你为什.么....?
叶秋并没有去问我还未说完的话,因为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他笑得眉眼弯弯,说道。

“因为,我们是兄弟呀。”

呃,拿去年写的混混今年的。29号我不在就只好提前发啦emmm。祝两兄弟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