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型选手。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
特别喜欢priest。
我4mxtx黑鸭。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详情见图。

邵善权这人儿一直都是喜欢着顾惜的。
两人都是大世家的孩子,两家人世交不错,所以两人从小待在一块儿长大。
邵善权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顾惜,但是既然都喜欢上了,那就先喜欢着,反正没什么坏处。
顾惜生得一副好皮囊,偏偏性子野得不行,爬树掏鸟蛋趴地上打滚儿撒泼遇着讨厌的人便破口大骂,比男孩子还男孩子。顾惜她娘常常叹息道,这姑娘真是浪费了着好面相。
邵善权这人呢,长得不阴柔,虽然不至于像女孩儿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性子真的是说不上野,和顾惜比起来差别太大了。
周围人一直都挺好奇,这一对性子迥然不同的人是怎么玩在一块儿而且还这么玩得这么好的,但是人家偏偏就是很要好,你拿人家没辙。
曾经常有些跟他们家里头关系的世家子弟受了家长的怂恿嗦教跑去惹他们,试图拆散两人,结果被武功本来就很好的邵善权和顾惜打得哭爹喊娘稀里哗啦得跑回家。偏偏人家家长还不敢上门来讨理,毕竟是自己先去坑自家孩子去招惹别人,怎么好意思去上门砸场子,更何况这都是些小孩儿的事儿,大人插手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就是他们了,于是只好吞下这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久而久之也没人敢招惹两人了。

这边儿的规矩是,男孩女孩到了岁数都得上山历练拜师学艺,男子入门派的年龄比女孩小,再加上顾惜比邵善权小了三岁,自然要等顾惜到了年纪入了门派与邵善权再碰面的时间就更久了。
顾惜哭得哗里哇啦,撒娇打滚苦苦哀求可是邵善权还是得走。顾惜只得闷闷不乐地吸着鼻涕鼻子红通通的,拽着邵善权的袖子委屈巴巴地让邵善权最后一次帮她梳头,因为叫喊得久了还带着点哭腔与沙哑,邵善权听着直心疼。
顾惜比邵善权矮了一个头,邵善权弯下腰,摸了下顾惜的脑袋,笑嘻嘻地答应了。

烛光昏暗,烛影照在墙上,少年手带起的微风使得蜡烛火光晃动,映在烛影跟着摇晃。
少年骨节分明略带消瘦的手抚过少女柔顺的青丝,觉得很舒服,触感很好。
少年熟练地将少女的头发扎起来挽成发髻,少女侧头照了照铜镜,笑了起来,露出来白且整齐的牙齿与深深的酒窝,脸上还带着点儿绯红,好像那天边被夕阳染成红色的白云。
邵善权弯下腰,温和说道,“那我回家了。顾惜你要好好听话,三年之后我们再见好不好?”
顾惜点点头。
外头风吹过带动了竹叶簌簌发出声响,夜色正浓,天空中没有月亮,显得星星很多,虽然不足以照亮整个夜空,但至少可以照亮地上匆匆行人的归路。

三年后。
顾惜一把扑进邵善权怀里,梗咽着。
“邵哥哥,好久不见。”
邵善权更加成熟了,而顾惜本来便生得好看,现在更是亭亭玉立,一个大姑娘了,只可惜那暴脾气还是没改。
已经长大的少年抚着正在慢慢长大的少女的头,笑着说。
“是啊,好久不见。”
日日夜夜想着你,今天终于见到了实体呢。
邵善权不动声色地想道。
殊不知,顾惜也是如此想的。

咸鱼占tag致歉。
这对于我这个欢脱流水账文风的人来说是一个肥肠大的挑战…。
而且我还写的是原创bg……我之前一直写的都是同人bl来着……慌了。
我是前半段,写小甜饼。我艾特的我同学,负责写玻璃渣。
我写的什么辣鸡玩意儿,问题很大,要慌。我和我同学文风差距太大了但是我觉得这样读起来很带感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