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州秋月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为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增粉而受宠若惊!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魔道。淡凹凸。
特别喜欢priest。巫哲的书只看撒野。
不是墨香粉。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记得有一次春晚,有一个小品说了句话。
“生活就像这个榴莲,你爱它就特别喜欢,你讨厌它就永远不想碰它。”
人也是这样吧。
我觉得,薛洋就是一个榴莲,爱他的人爱得不得了,巴不得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搬到他面前。恶心他的人,破口大骂,什么事儿都能扒出来唠唠,死命儿批判。
以前有个歌手吧,就特别讨厌薛洋,说什么“不过是被打了一顿而已”。至于是谁,我懒得去说了。
小指都被搞没了,结果你轻描淡写不屑一顾。这怎么可能只是被打一顿那么简单。
薛洋那时候才多大啊,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才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被这样对待。
不是说什么十指连心吗,生生少了一根手指有多痛,夸张点也不为过吧。他常慈安凭什么闲着没事儿干就去随便捉弄别人?凭啥???
就算你是无意的,也必须为你曾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更何况常慈安是故意的。
是,薛洋杀了人家全家,这代价是有点儿大。可是被碾断手指的人不是你,所以你可以做一个正气凛然的义士冠冕堂皇去大斥薛洋,骂他人面兽心禽兽不如简直是世间败类,毕竟被断指的不是你,是不是嘛。
我就是薛洋吹,你管我怎么着。
但是如果有人强行洗白薛洋,我绝对会蹦出来打爆那个人的头。
前段时间不是有个事儿搞得沸沸扬扬的嘛。就一个人说,如果不是阿箐也许薛洋就能和道长柴米油盐平淡过一生了。
我第一个念头,这个人是sjb。第二个念头,就是跳出去把他给骂死。
没错儿,你他妈就是傻嗨。
薛洋这个人是洗不白的,你强行洗白,你是不是还怕讨厌薛洋的人不够多。
人家阿箐多可爱一姑娘,敢爱敢恨,活泼伶俐,关她啥事儿啊。
正如魏无羡所说,薛洋必须死。
薛洋不死,他就一辈子只能遭书外人的唾骂。反倒是薛洋死了,他生前的罪恶才有那么一丁点儿可能会被一笔勾销。
人都死了,你再瞎折腾也不能把他拖回人间大骂三百回儿是不是。
再说,晓星尘和薛洋柴米油盐平淡一生?怎么可能。他们生来便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不染世间洪流宛如下凡的仙人,一个是在市井中耳濡目染的小混混。我得敲敲你脑袋,问问你,他们怎么能够长久。
他们一切都是建立在镜花水月之上,一旦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纸,就什么都没了。
想来薛洋也是很煎熬的吧。一直都在害怕纸包不住火,一直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得让这张纸能够保存得更长久一些,毕竟晓星尘是这世上唯一对他好过的人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