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州秋月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为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增粉而受宠若惊!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魔道。淡凹凸。
特别喜欢priest。巫哲的书只看撒野。
不是墨香粉。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ooc。请务必慎戳。友情向。写点东西让自己开心。

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虞夫人紫光闪闪电流噼里啪啦的紫电,不怕跟江澄疯玩摔个大马趴,不怕游水不小心潜太久以至缺氧,浮出水面呛个半死,大口大口吸气。独独怕狗冲他汪汪吠叫。
江澄喜欢狗,魏无羡还没有来莲花坞之前,养了好多,看见那些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心里就欢喜,一种骄傲之情油然而生。
魏无羡怕狗,怕得不得了,所以魏无羡来了莲花坞之后,纵使江澄心中千般万般不情愿,还是在江枫眠的劝导当中,撅着嘴含着泪,抱着狗把狗送人了。
把狗全部送完之后,江澄心里委屈,找到姐姐江厌离,呱唧一下就哭了出来。碰巧魏无羡在江厌离那里玩,瞅着魏无羡在自家屋里,心里郁闷,哭得更是大声,凄惨得很。
想躲都躲不了,什么世道!江澄越哭越郁闷,眼不见心为净是没错,可是人家本人都在这里了自己还哭,不是示弱吗!于是江澄停止了哭,气呼呼地走到魏无羡面前,挺直腰板,试图给魏无羡压迫感。
魏无羡本来就玩得累了,又被江澄那么一哭,哭声好似催眠曲,悠扬闲适连绵不绝,迷迷糊糊恍恍惚惚快要睡着了,见着一道身影站在自己前边,抬眼一看,没看清,睡意又袭来,勉强抬起头,咧嘴一笑,又垂下头来与周公相会去了。
江澄看到魏无羡那么一笑,只得丢盔弃甲认输了。
魏无羡也是挺可爱的嘛,那头发毛茸茸的。
江澄附身,伸出手摸了摸魏无羡的脑袋。
魏无羡感觉到头上有些异动,不耐烦,又因快要睡着了,实在懒得动,只好任着江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