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型选手。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
特别喜欢priest。
我4mxtx黑鸭。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追凌]无题

追凌。十分ooc,私设如山,请务必慎戳。不喜求不喷。

刚下了船,金凌便被蓝思追拉了去,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下姑苏的风景,便进了餐馆。
金凌与蓝思追坐下位,刚好靠窗,金凌扭头往窗外一看,挂满了灯笼,都亮起来了,晕着淡黄色的光,往远望去,连成一排,照得街亮堂堂的。已近黄昏,月亮已经爬上了低空,街上的游人仍是络绎不绝,熙熙攘攘,时不时传来笑声,餐馆内也低语阵阵。
“哎,你们姑苏今天有什么重大的节日吗?”金凌看够了窗外的风景,转回头来问坐在对面的蓝思追。今日蓝思追的脸上难得出现浓浓喜色,翘起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住,金凌看着很纳闷也很惊奇。
“今天是元宵。”蓝思追终于压抑不住了,笑了起来。“我们今天取消宵禁了。”
金凌看得有些呆了。蓝思追平日笑起来都是温温雅雅的,从不笑得过火,看起来除了端庄雅正还是端庄雅正,总之就是翩翩君子。难得笑得如此灿烂,金凌很是惊讶。餐馆灯光昏暗,金凌暗暗思忖,但是蓝思追笑时好像周围明亮了几分。

“姑苏真热闹。”金凌甚感新奇,四周望望,旁边的人挤来挤去也懒得去计较了。
咦……金凌瞅了瞅街上的人,不论男女,鬓边都戴着花。
“为什么要戴花?”金凌扯了扯蓝思追的袖子,“蛮好看的。”
“戴花象征吉祥,通常是在良辰佳节时才如此。”蓝思追笑笑,拉着金凌的手走向一个铺子,“我都忘了这回事儿了。来,你也挑一朵戴戴。”
金凌任了他拉着自己的手,看着满目琳琅的花不知所措。
好像之前听同门的师兄说过,烟花柳巷的那些姑娘老是戴花,没想到原来这是个习俗而非单是妓子的专属。想到这儿,金凌微微脸红,幸好灯光昏暗看不出。
“算了,算了。”金凌扯着蓝思追慌忙逃离,匆忙瞥了眼身后各式各样的花,心想,真好看。

“公子,您又猜错了。”男子看着金凌,笑笑。
金凌跺跺脚,很是不服,嚷道,“再来!”余光撞上了身旁蓝思追亮晶晶的眼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毕竟猜灯谜猜错这么多次,真是丢人。
看见又猜错了,金凌大受打击,觉着忒丢人了,二话不说,抓着蓝思追落荒而逃,嘴里嚷道,“不玩了,不玩了!”
蓝思追心觉好笑,心想,魏前辈说阿凌是大小姐脾气,倒是果真如此,只不过阿凌不管怎样都好,落到别人身上就见不得了。
金凌左手提着方才蓝思追买给他的灯笼,右手牵着蓝思追的手,跑了许久才尴尬发觉不知觉间他竟然拉着别人跑了半天。只好扯着蓝思追到了树下歇息。
金凌松开手,欲开口却又停了下来,不知该说什么好。心中只觉一阵空落落,右手因为长时间握着蓝思追的手,汗津津的,暖暖的。
蓝思追见他愣神的样子,也站在树下平复了下心情,刚刚跟着金凌傻傻狂奔的不停跳动的心脏到现在跳得都还有些快。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树下,一言不发,周围尽是喧嚣,独独这里异常沉寂,只有风刮过树时发出的簌簌声,静得连两人的心跳都能听见。
咚,咚,咚……
最终,砰砰声打破了沉默。蓝思追与金凌抬起头一看,原来是烟花。
金凌不自觉地又拉上了蓝思追的手,蓝思追没有挣脱开。天上的烟花还在绽放,地上的人儿手牵着手看着这美景。
真好。

呜呜呜ooc到爆炸!!!死的心都有了!!求不打quq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