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型选手。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
特别喜欢priest。
我4mxtx黑鸭。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闲着没事摸魔道。十分ooc。

薛洋
那颗糖的味儿至今还记得。
哎,晓道长,你真的好干净,又会给我甜甜的糖吃,为了你永远给我糖永远陪我一起,所以只好把你变得和我一样脏啦。
哎真的对不起但是我就是这样啊。
如果还有下辈子,如果我们还能再次相逢,你可不可以给我一颗糖呢,我特别想吃。
毕竟死之前我握着的糖都已经碎了微微泛黑,不能吃,十分遗憾。

江澄
大概是玩脱了吧,听闻魏婴死的那一刻,我有点惶然。
他始终都是怕狗。正如蓝湛见着他献舍魂还时第一眼便认出了他,我也是看见他便认出了他。尽管相貌不同,但是身上的那种气质岂是能够随着身体不同而改变的。
尽管他死去的那些年我发了疯般地找他,近乎癫狂地寻找与他相似的、哪怕只有一点相近之处的人,却依旧没找到他。
尽管恨之入骨,那种与他在一起便欣喜的感情又潜治滋暗长,随后喷涌而出。
恨不得,爱不得。该如何是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