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州秋月

这里沈秋月/陆鹤州
请多指教。
一只年更的咸鱼。
为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增粉而受宠若惊!

笔下挖坑,脑里填坑。
全职/盗笔/魔道。淡凹凸。
特别喜欢priest。巫哲的书只看撒野。
不是墨香粉。
坐标深圳,故里肇庆。QQ1737147389,欢迎扩列。

个人逼逼tag→今人多不弹
辣鸡手写存放处→风尘三尺剑
零碎原耽段子→借我孤舟南渡

昨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是王杰希和刘小别这对。两个都是高中学生仔。一天,刘小别半夜听见袁柏清在他门口敲门,喊道,刘小别快开门和我看鬼片。刘小别刚想开门,但是下意识又觉得不太对,因为袁柏清每次看鬼片之前都一脸我最牛逼我不怕的样子,结果看的过程中都叫成个惨叫鸡,于是刘小别下意识透过猫眼一看,结果看见一个全身腐烂的尸体赤裸裸站在他的宿舍门口,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赶紧推了桌子呀椅子呀什么的堵在门口,大声说道,袁柏清你个兔崽子别想骗我出去,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宿管在外面等着抓我吗你这个背叛组织的叛徒。站在门外的鬼一脸懵逼,又嚎了几声敲了几次门,刘小别坚决不开。一直熬到天亮,这鬼才悻悻走开。刘小别感到很神奇,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作为一个优秀的红领巾,竟然会遇到半夜鬼敲门这种怪事。出了门之后刘小别去食堂吃饭,半路碰到同学王杰希,王杰希瞪着大小眼说,刘小别你怎么邪气这么重,是不是昨晚有脏东西找上门来了。刘小别吓了一大跳,说队长你怎么知道的,王杰希一脸深沉地说,其实我家市代都是抓鬼的。刘小别刚想说你放屁,但是想到了昨晚的遭遇就噤声了。王杰希一边大嚼着肉包子,一边提议让刘小别今晚到他宿舍去,他帮他neng死这个脏东西。刘小半信半疑,但还是答应了。然后刘小别觉得这一天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一天。打开笔袋,拿出了一只钢笔,结果这只钢笔露出獠牙咬了他一口,蹦蹦跳跳地跑出教室。刘小别想道,为什么笔会有牙齿…?然后刘小别去小卖部,准备冷静一下,买了一根橘子味棒棒糖,刚拆开包装,然后看见橙色的棒棒糖竟然开始红莲起来,而且还有愈加变深的趋势,甚至还露出了迷之表情,看起来像是害羞了,直到整根棒棒糖都变红了,棒棒糖竟然直直从刘小别手里挣脱,掉地上碎了。刘小别一脸懵逼地看着碎了一地的棒棒糖,感觉世界真奇妙,站在旁边的王杰希说,看来这个棒棒糖很喜欢你,你真受欢迎啊。刘小别心想,如果受欢迎是这样的话我宁愿是一个小透明。王杰希还在旁边说风凉话,他说,要不要我给你翻译一下,那根棒棒糖说,哎呀看到男神了好开心,哎呀男神竟然抱了我我好开心啊,啊我要爆炸了我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要挣脱男神的怀抱!刘小别一脸生无可恋地听着王杰希用特别娇羞的语气复述着棒棒糖的心历路程,表示这都是假的,我不想听赶紧闭嘴。晚上刘小别到了王杰希的宿舍,挤在一张床度过了上半夜,到了后半夜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王杰希听见脏东西开始敲门了,

经过了一场字帖的洗礼,我现在写字越来越放飞了……

啊王杰希要过生日了!
……我生贺什么的还没开始写呢……

反正吧我觉得李淮安和林念舟这对真的很好吃虽然我懂我这渣文笔写不出朵花儿来但是我脑补的他们真的不仅帅帅帅还他妈甜甜甜!我操了我原地爆炸呜呜呜!
所谓的写的不如想的大概就这样了这辈子就是这样了不可能变的了)
李淮安大概就是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那种人,东撩一个西撩一个,见了林念舟之后性情大变,还是喜欢撩人但是呢只撩林念舟了,虽然对象呢少了很多很多,但李淮安估计是拿了剩下半辈子的脑浆,脑子变得灵光起来,在撩人方面突飞猛进,收放自如,不尴尬还不拖泥带水。虽然李淮安同学技艺精湛,但是林念舟是个草履虫,所以杠杠的单剪头,你们不懂但是我懂因为我不会描述只会脑补。。李淮安刚开始觉得还ok,只是随便撩撩而已,撩完就拍拍屁股走人,结果一搞搞阵结果把自己的心都搞出去了,当他发觉自己喜欢上了林念舟时,一拍大腿,得嘞,就追他!于是平生第一次动了谈恋爱的心思。

敲,我的考前焦虑症不仅名副其实的十分焦虑,还hin前???距离会考还好几个月时我就一直焦躁结果躁到现在。。。从三月份焦虑到现在呃,我真的感觉我快绝望了,我知道会考虽然挺重要但是题目还是很简单,而且深圳的题全都是选择超简单,而不是像某些地区有变态填空题……但是我尊滴学不好……背又背不下来,而且地理复习了才一办不到而生物压根还没开始复习,明明还差两周了我还在这里慢吞吞地死磕提纲……记忆力不好害死人噢…。。而且我复习完生地就来不及复习其他了,然而生地会考过了几天也就是七月四号五号就要期末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哀嚎……

哇高考暴雨真的是来得太不够时候了…真的不想下雨…
希望各位学长学姐们不会因为天气问题而迟到,带齐要用的文具,如2b铅笔,橡皮,黑色签字笔等,放平心态,祝考到好成绩!!!

李淮安这人瞅着林念舟特别顺眼,而他看人顺眼的表达方式是每隔几天搞搞阵。
运动会时李淮安班长大笔一挥,未经林念舟本人允许擅自替他报了好几个项目,末了还大声逼逼道,如果林念舟没能取上一个较好的名次,那么副班长贺庭就得去操场上跑半圈,边跑边喊李淮安大傻逼。
贺庭,男性,林念舟的拜把子兄弟,啊呸,铁哥们儿,特别要好,合穿一裤子不嫌肥反而还嫌瘦的那种。
林念舟一脸无语地看着这个长得还不错的班长,脸皱得紧巴巴的成了张苦瓜脸。
“你对你自己和贺庭有什么意见?”
李淮安同样笑眯眯地看着这个特别好看的体委,刻意压低声音道。
“不,反倒是我对你有很多意见。”

耶沈哥儿六一快乐嗷!
要开开心心的!
我的字尊滴hin丑,对不起了!
呃不会p图……哭了……沈哥儿别嫌弃!
沈小朋友超棒!一定会和喜欢的人好好的!❤ @鹤落晏安

哀伤……我错过了叶修叶秋两兄弟的生日……